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法律

听凯拉奈特利弹琴唱歌看废墟里开出一朵花

2018-11-28 13:47:27

听凯拉·奈特利弹琴唱歌,看废墟里开出一朵花

《歌曲改变人生》海报。 2007年,约翰·卡尼的《曾经》(Once)成本是17万美元。影片一炮而红,阴冷的爱尔兰和与命运抗争的歌曲们成为一段黯淡收场的爱情之注解。如今,约翰·卡尼的又一部音乐电影出品:《歌曲改变人生》。这一次,成本是900万美元,请来了凯拉·奈特利、马克·鲁弗洛和“魔力红”(Maroon 5)的主唱亚当·莱文,依然有行云流水的音乐,和被掐断线的爱情,但总不如当年的那部《曾经》动人。 这大概是因为,纽约这座城市,精彩是精彩,难免浮夸,又太过追求“改变人生”这样的神话。凯拉·奈特利饰演格蕾塔。 故事是这样的,凯拉·奈特利饰演的格蕾塔从英国追随音乐人男友戴夫(亚当·莱文饰)来到纽约,然而戴夫很快移情别恋。潦倒的制作人丹曾经创办赫赫有名的厂牌,却因为七年没有签下一个新人而被合伙人扫地出门。格蕾塔去找街头卖唱的小伙伴 (詹姆斯·高登饰),后者带她去自己驻场的酒吧,“逼“她上台唱一曲,被趴在吧台上的丹听到,于是奇迹出现了。 台上一人一琴,说实话,奈特利尽管平胸又美貌,为这部电影学唱歌又学吉他,唱得还特别卖力,却总归缺少了点什么。但是不要紧,在醉眼朦胧的丹的耳朵里,一场奇妙的音乐会正在上演。钢琴的琴键动了,大提琴的琴弦动了,鼓也动了。他想象乐器们渐次加入的场景,狭小的酒吧舞台顿时熠熠生辉。 接下来,已经不能签歌手的丹拦下不想被签,“只是偶尔有心情才写歌”的格蕾塔,希望为她录制一张小样拿给他的合伙人听。格蕾塔答应了。 就像任何召集各路英雄大干一场的设置一样,他们找到一对学院派提琴姐弟,黑人鼓手,为小孩子伴奏的钢琴手,以及作为吉他手的丹的女儿,甚至弄堂里一群小屁孩都来童声伴唱。导演约翰·卡尼不愧是贝斯手出身。他把贝斯手的身份送给了丹,让他在天台录音的一刻答应作为贝斯手加入乐队。 故事的,这张由一群“落魄乐手”们完成的专辑并没有拿给厂牌,而是由格蕾塔和丹在上发布,一张1美金。(格蕾塔说:“2美金,你是资本家吗?”)。第二天,销量突破1万张,丹真的被炒鱿鱼了。 至于里面的几段情感,格蕾塔和戴夫终还是分道扬镳,尽管她去看了戴夫的现场,听他唱当年她写给他的“圣诞礼物”歌的时候泪下,还是决定离开。“骚当”标志性的假声唱法妖娆煽动有余,却毕竟不是二人当年的所爱。换句话说,随着成名后的戴夫蓄起装腔作势的胡子,他早已不是当年那个英国穷小子,而成了在颁奖台上动辄把“梦想”挂在嘴上的无聊明星。(看,那国都一样,令人反感的始终是动辄谈“梦想”) 格蕾塔和丹应该是有过感情的。这点上很同意格蕾塔的说法,一起分享收藏的歌真的是相当私密的事,甚至私密过宽衣解带。如果那晚他们用两副耳机听同样的歌在纽约走街串巷手舞足蹈还没有生出超过友谊的感情的话,那是骗人的。但是这段感情从始至终都没有说破,也没有后来了。专辑录好之后,二人把它传上之后,故事就结束了。丹回到妻儿身边,格蕾塔决定离开戴夫,可能就回英国老家了。 这样的一部影片看的时候过瘾是过瘾,但是未免太过遂人心意,于是也容易很快被忘掉。 一首首歌都流畅动人,是标准的清新挂欧美流行歌曲,听起来毫无压力,但也绝不会因此去找原声碟。里面的几段情感也是。约翰·卡尼的功力似乎处理《曾经》的二人一段情就到了极限,四人三段情就显得潦草,也太过理所当然。 说到底,大城市的浮华里,爱来爱去这件事本来就很轻,更没有《醉乡民谣》里大雪中的潦倒和挣扎加重底色。在这个时代,只要名人一推,就能瞬间涨粉无数。也无需多了不得的天赋,只要美貌,歌入耳,有话题,就不会混得太惨。而如格蕾塔这样讨厌音乐行业和娱乐圈的规则,讨厌被包装,讨厌走常规路的人,跳脱到根本不想出道不想红,也就跳出五行外,不被俗务累了。 在只享受纯粹的做音乐乐趣而少了这些沉重的束缚之后,影片中的一切都顺滑而轻盈,是和《曾经》乃至《醉乡民谣》中的重全然不同的维度。 不过轻也有轻的好。小礼花一样的片段们虽然美得不太真实,却是每个热爱音乐的人的梦想。试想一下,在纽约的各个角落露天录音,遇到各种各样的人,和伙伴们尽情玩音乐,是足够照亮人生的快乐时光。这种时候总是难免悲观,想着快乐过后大家还不得是打起精神面对烦人又常常失意的人生。比如对格蕾塔来说,感情溜走;比如对丹来说,潇洒地把歌送上,意味着对唱片业的背叛,来路在那里。但是反过来想,人生大概就是由那么多破事堆积起来的,然后在合适的时候,看废墟里开出一朵花,才特别珍贵。

澎湃报料:

综合,

云南镀锌管
东莞塑胶模具开模
如何投资电影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